移动版

主页 > MG电子 >

【社论】“大同”社会当为全民所系

江山雄风在,桃李又一年。每年新旧更替之际,国家主席都例行发表新年贺词,今年和以往不同的是,对贫困人口和困难群众等弱势群体的关注尤多。

习近平主席在2017年新年贺词中称:“新年之际,我最牵挂的还是困难群众,部分群众在就业、子女教育、就医、住房等方面还面临一些困难,不断解决好这些问题是党和政府义不容辞的责任。”

的确,实行改革开放近四十年后,中国经济发展和社会改善成就举世瞩目,早在数年前即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,诸多建设成果位列世界前茅,中国人民告别了近代以来西方世界眼中“贫穷落后”的印象。可以说,如今的中国已达到章太炎等近代志士期待的“跻身世界强国之林”,习近平亦多次提出要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。

然而,一个大国,国防强盛、经济繁荣固然至关重要,但关注弱势群体、让全民共享发展成果,同样不可或缺。刚刚过去的2016年,既有G20杭州峰会展现中国软实力、神舟十一号和天宫二号遨游星汉以及“一带一路”建设快速推进;也出现了甘肃“因贫自杀”、聂树斌案沉冤二十多年始得昭雪等事件,大国“弱者”令人不胜慨叹。

换言之,在经济飞速发展的同时,民众收入与消费的差距日益明显,社会不公等现象也时有出现。或者说,几十年过去,中国尚有部分人群未能享受到改革发展成果,以贫困人口数量为例,按照2016年中国贫困标准(农民年人均纯收入3000元),即使2016年实现1000多万人脱贫,目前中国仍有4000多万贫困人口,相当于一个中等国家人口。

中国历来就有着关注弱势群体的传统。先秦之际,老子讲“道”、孔子求“仁”、孟子言“义”、墨子“兼爱”,皆有让贫弱之人获得更多福利、呼吁社会关心弱势群体的思想。南北朝时,政府立六疾馆以养穷民,宋代两位改革家范仲淹和王安石,主持变法新政时,都主张统治阶级节用取代民众赋税与徭役,范仲淹个人亦身体力行,“先天下之忧而忧”。

现代社会,欧美发达国家近年在民生方面亦可圈可点。对社会弱势群体大多采用“社会保障方案”模式,主要包括贫困家庭援助、抚养未成年子女补助、养老及困难补贴等。国家之间虽略有区别,其致一也。如德国政府实行“团结计划”,为保证东部不发达地区建设,政府每年向东部提供数十亿欧元的援助款;法国2009年实施“积极就业团结收入”,失业者可以领到每月400多欧元补助金,找到临时工作或低薪工作,也可以领取一定比例的补助金。

因此,针对中国目前数以千万计的贫困人口等弱势群体,未来仍需因地制宜精准扶贫,以完成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目标;同时积极推进全面依法治国,促进司法公正、维护社会公平正义,在产权保护等方面取得改革突破,让民众在物质生活外,能更有保障和尊严。公平之外,亦需以改革增强经济发展效率,做大“蛋糕”。

随着中国国际地位日益凸显,关注自身而外,对于世界人民,尤其是他国弱势群体,也应逐步展现大国应有的关怀。正如习近平在新年贺词中所言,中国历来主张“世界大同,天下一家”,中国人民不仅希望自己过得好,也希望各国人民过得好。

“大道之行也,天下为公。选贤与能,讲信修睦,老有所终,壮有所用,幼有所长,矜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,是谓大同。”这是两千多年前《礼记·礼运》对于“大同”社会的畅想,期待古代先哲的美好愿景,能够在当下得以实现。

http://www.gdfczx.org.cn/rluic/